您的位置: 桐乡信息网 > 科技

風中碎片文革劫難下的幾位黑畫家

发布时间:2019-11-09 08:02:28

风中碎片——“文革”劫难下的几位“黑画家”

在 文革 风暴乍起的1966年,中国美术界遭遇到了大规模的冲击1966年7月16日刊登在《人民》第3版的《周扬的 自由化 毒化了中央美术学院》,是最早公开发表的批判美术界的文章在那个是非混淆的年代,中国的美术事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第一个被公开批判的 黑画家 黄胄 1966年7月28日,《解放军报》以醒目的通栏标题,发表了《彻底揭露 三家村 黑画家黄胄的反革命嘴脸》一文黄胄成了全国美术界第一个被公开点名批判的画家 黄胄这一年41岁,在军队系统的军事博物馆工作他擅长人物画和动物,尤以画驴而着称,在画界一直有 驴贩子 之戏称 黄胄在美术界率先被批,主要因为他与邓拓关系密切50年代后期,邓拓因屡次受到最高领袖批评,遂从《人民》总位置调至北京市委,担任书记处书记之一,负责文教方面的领导工作60年代初以来,邓拓在撰写说古论今的《燕山夜话》杂文之余,与书画家开始频繁往来 文革 初起之时,邓拓及 三家村 首当其冲,猛烈讨伐铺天盖地在此情形下,黄胄自然成了军队文化界众矢之的 读黄胄之妻郑闻慧回忆录《炎黄痴子》,可以感受到黄胄夫妇在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的艰难处境: 到了1966年的5月份,气氛更不对了报上批判邓拓的《燕山夜话》刚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邓拓也可能由于文章不够严肃吧!而且要黄胄交待和邓拓的关系,我就更不理解了黄胄断断续续地说出他和邓拓什么时候到琉璃厂,买过什么字画,看过什么字画,到过什么地方,并把这些一五一十地写出来交上去可别人说他不老实,讲的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把严肃的政治问题搞成一本烂豆腐账,还说他避重就轻想蒙混过关创作组经常来家训斥他这时我们家笼罩着一片阴影,黄胄满脸愁容,一点笑意都没有 到了6月份,情况就更加不妙了,邓拓上升为敌我矛盾,院子里开始贴了黄胄的大字报,说他和邓拓是一丘之貉,要他交待,而且天天要他去开会回到家他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抽烟,叫门他只哼一声,他谁也不见了 (中国青年出版社,2000年出版,第页) 郑闻慧回忆,《解放军报》发表批判文章当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摘要广播了文章内容她这样写当天的细节: 7月28日,院子里高音喇叭播送当天的 和报纸摘要 ,突然广播出 打倒三家村的反革命黑驴贩子黄胄 我听到后,吓得两腿不由自主地发抖可我只是害怕,还自己安慰自已,黄胄是个小人物,不可能在中央的电台上广播,这不是真的所以我特别想看看报纸上登的黄胄的罪行到底是什么我向别人借报纸,别人说我是装蒜后来有人问我:你听了广播有什么感想?我说嗡嗡的听不清,我很想看看到底黄胄的罪行是什么他们请示了组织,给我找了一份7月28日的《解放军报》,并说快看,最多不能超过半小时我接过报纸一看,天那!真了不得,通版黑体字的大字标题是:《彻底揭露 三家村 黑画家黄胄的反革命嘴脸》我一面看一面手脚打哆嗦,看着看着一下子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擦了一遍又一遍,愈看愈糊涂直到收报纸的人来催我,头脑才清醒了一点儿 《解放军报》的批判长文约八千字,占了一个整版作者署名 韩卫东 ,估计是笔名,取 捍卫毛泽东思想 之义 编者按 中说: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彻底揭露了邓拓反革命黑帮,也揪出了他们的走狗黄胄,清除了 三家村 藏在我军美术工作队伍里的一条毒虫 火药味之强烈,言辞之犀利,如今读来恍若隔世 一个多月后的9月12日,《人民》在第四版 报刊批判摘编 中,摘发了《解放军报》的这篇批判长文,摘编文字与原作相比做了多处修改兹转引《人民》刊发的部分文字如下: 黄胄画得最多的是 毛驴 和 少女 他企图用那些游手好闲、飞眼吊膀的丑恶形象,来代替我们社会主义勤劳勇敢、朴实健康的各族劳动人民和革命战士;用那些歌舞、绣花、梳洗、喂奶等个人身边琐事,来排斥我们热火朝天的斗争生活;用剥削阶级色情、颓废、甚至歇斯底里的精神状态,来对抗无产阶级崇高、豪迈、意气风发的革命感情这个 文化奸商 对革命工作毫无感情,对他的主子邓拓却拼命巴结,曲意奉承这个 驴贩子 的毛驴,不为革命驮公粮,只为反革命运黑货 一个画家,即便性情爽朗豁达如黄胄者,做梦也不会想到事情忽然间到了这个地步 当然,这不会只是一个人的故事自黄胄被点名批判之日起, 黑画家 这个特定时期的特殊称谓,开始广为人知,并将陆续戴在更多艺术家的头上

生物谷
急性腹泻饮食注意事项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