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桐乡信息网 > 游戏

北京公安神探與疑犯斗法洗澡水里撈出DNA

发布时间:2019-11-09 06:52:53

北京公安神探与疑犯斗法 洗澡水里捞出DNA(图)

“干刑侦工作,现场是找到凶犯最好的老师”左芷津坚持“让现场说话”

他从洗澡水里捞出疑犯DNA

北京市公安局“神探”左芷津,让作案现场开口说话与嫌疑人斗法

■人物简介

“北京的李昌钰”

左芷津,男,52岁,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法医学博士,公安部“第二届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评选候选人之一他1983年从警,2000年至2003年曾在国际刑警组织任职,被人称为“北京的李昌钰”

在同事看来,左芷津是嫌疑人的“知己”,总能猜到嫌疑人稀奇古怪的心理活动

在妻子眼中,左芷津的心跟嫌疑人“贴”得越来越近

■刑侦档案

●2004年2月5日晚,30多名亚裔拾贝者在英格兰西北部莫克姆湾海滩捡拾鸟蛤时突遇涨潮,21名中国人遇难遇难者均为非法移民,中国如何对待这些非法移民,成了国际关注焦点3月5日,英国主流报纸、当地华文报纸均登出大幅照片:中国警方代表团团长左芷津,怀抱一大捧鲜花,走向同胞遇难现场,鲜花在海水中漂浮,左芷津低头默哀

●2006年6月29日,北京朝阳区北苑家园两人在家中遇害左芷津通过凶手留下的作案痕迹判断其右手受伤,从而使命案当天告破

6月29日,凌晨2时,朝阳区北苑家园紫绶园13号楼207室,发生一起命案,一男一女陈尸家中事发现场窗外立有一架梯子

“入室抢劫杀人”,根据现场痕迹,左芷津作出第一判断屋内满是血迹,血型化验结果证明,除了两名死者,现场还有第三人受伤留血

“第三人应该就是嫌疑人,流血位置大致是右手掌心与手腕相交处受伤过程极有可能是持刀杀人瞬间,刀突然脱落,划中手掌伤势不轻,应该会到医院治疗”仔细观察完第三人血迹,左芷津说

根据这一现场勘察结论,侦查员立即在北京各医院布控,梭巡右手伤者当晚,传来消息:嫌疑人已在某医院落

“他的受伤位置在那里”左芷津问

“右手掌心与手腕相交处,他说是作案时刀掉了,自伤”侦查员回答

在北京的警察圈中,左芷津除了有一个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的头衔外,还有一个绰号——北京的李昌钰跟这个名字相连的,是一串串侦破传奇故事

几次约定采访,都因他临时有变,需要立即赶赴案件现场而告吹7月20日下午2时,刚从一犯罪现场赶回办公室,他赶忙“召见”,“时间不由我安排,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大块时间,就这样先聊聊吧”他说

白衬衫,没有一点褶皱;虽然天气很热,领带仍打得平平整整;眼神很温和,即使是直视,也捕捉不到一丝刑警惯有的威慑力一眼看去,左芷津更像一名大学老师,很难将他与“神探”挂上边

但是,在左芷津的妻子眼中,“他心细眼毒,什么都甭想逃过他的眼睛”

寻找焚尸现场

线索:纱窗上油渍武器:眼力“狠毒”

今年年初,北京某区曾发生一起情杀案,一女子被害前期侦查陷入窘境,被害者尸体无影无踪警方怀疑,嫌疑人已毁尸灭迹,骨灰已被扬弃至垃圾场,初步锁定一处曾被出租的涂料厂为毁尸现场但办案人员赶到该涂料厂时,还是晚了一步:窗明几净,墙壁已被铲掉一层,粉饰一新;地砖也被全部铲掉,铺上了新砖线索中断

涂料厂焚尸案曾折磨得办案人员一连三四天无法入睡,所以至今记忆犹新一位办案人员说,即使没有看到左芷津本人,可只要他到了现场,他们都能感知得到,因为现场气氛似乎突然就凝固住了

走入涂料厂后,左芷津几乎没说话,围着四壁转了一圈又一圈,一步一步挪得很慢每走几步,就停一下,眼睛盯着不知什么地方,看上半天本来,他已经走过了窗户,可猛然间回了下头,足足有近一分钟,他站在原地没动,然后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紧接着,步速突然加快,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在纱窗下再次站住

窗玻璃擦得很干净,上面有几道抹布抹过后留下的类似茶渍的痕迹,呈淡黄色“抹布抹玻璃,都会留下水印,但是,如果是焚尸现场,这些水印就很可能混有尸体成分”顺着这一思路,他继续在房间内转悠,发现门口排气扇纱窗上,凝固有一种油状物质“人油”左芷津说,当时,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两个字

焚尸,人体脂肪燃烧分解,随水蒸气升腾,遇冷凝固他从窗玻璃和纱窗上,取下“茶渍”和“油状物”

但是,脂肪燃烧时,化学分子链会被打破,即便“茶渍”和“油状物”是脂肪,也很难检测出究竟是人类脂肪,还是动物脂肪

翻遍许多科研资料,他终于在某省找到一科研所,该所拥有区分动物脂肪和人体脂肪的技术几日后,检验结果终于证实,“茶渍”和“油状物”果真就是人体脂肪

当嫌疑人双手被铐住时,他很惊讶,“从涂料厂找到证据这怎么可能你们别想诈我”

“窗玻璃擦得那么干净,我们谁都没想到,这样透明的地方,还能挖出线索”,一位办案人员说,“玻璃上的水渍,纱窗上的油状物,这样的细节,即使被法医忽略了,也不算失职”

而在左芷津的妻子看来,这一点都不稀奇平时,如果她动了丈夫的东西,即使按原样摆好,他瞅一眼,就能立即发现有人动过,然后还会推测“动手”时间

洗澡水里捞出DNA

线索:一纱布泥屑武器:胆大心细

在同事的眼中,左芷津的“知己”不是亲人和朋友,而是犯罪嫌疑人,“我们常说,他是嫌疑人的‘知己’,总能猜到嫌疑人稀奇古怪的心理活动”

4月17日夜,北京一大宅门内,一件贵重物品失窃案发现场是套常年无人居住的房间失窃多日、现场完全被毁坏后,主人才发现并报警

没有可疑指纹,更没有可疑足迹从室外到室内,从卧室到客厅,从墙角到门缝,办案人搜遍了每一处角落,一无所获

左芷津从现场带走了三样东西:半袋牛奶,半片面包,一纱布泥屑

牛奶和面包都放在桌子上,吃了一半,房主家人都不喝该品牌的牛奶和面包,所以牛奶和面包被认定为“嫌疑人物品”,上面有可能留有其唾液等“个人资料”;房间浴缸里有半缸水,左芷津用纱布从水中捞出一些泥屑

一位办案人员说,跟左芷津出现场多了,养成了一个习惯,“不要问为什么”左芷津是典型的跳跃思维,侦查时,常搞不懂他究竟要干什么

“吃过的东西有可能验出DNA,这能理解但小偷偷完东西,第一件事就应该是立即离开现场,怎么可能先洗个澡”该位办案人员说,半缸洗澡水,他们都看到了可是,左芷津到达现场后,还是盯着看了又看,然后突然下命令:用纱布捞泥屑,而且亲自动手,表情严肃他一忍再忍,才没笑出声当时大伙儿都觉得,“这把,左总肯定走眼了”

可是,检验结果出人意料,牛奶和面包都经过细致处理,清除了“人为痕迹”;可从泥屑中,却提取到了人体上皮组织,泄露了嫌疑人的DNA.

落后,嫌疑人说,他曾在大宅门里干过活,清楚那些房间“终年安静”而且,他原来每天都洗澡,离开大宅门后,再没条件保持清洁,所以,见到浴缸,知道不会有人来,就放心大胆洗了个澡,“那都想到了,就洗澡水忘放了”,他说

对此,左芷津后来解释,捞泥屑是一个反常规的大胆假设,假定嫌疑人得手后就想洗澡依据嫌疑人犯罪心理学等理论,这种假设不可能成立,但是,洗澡水来源无法解释假若错过了“泥屑”,该起案件极有可能成为一起陈年积案,“只能尊重现场的每一个事实嫌疑人的心态千奇百怪,常一反常规,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

对于丈夫洞察嫌疑人心态的能力,左芷津妻子的解释是:工作狂的条件反射常年晚归,回到家,一头就扎到书堆里,心理学、化学、推理小说,什么书都看;没有休息日,夫妻俩的周末休闲活动就是,她陪着丈夫出现场每一个现场,丈夫都要整理出一份嫌疑人心态轨迹变化,破案后逐一验证最初的猜测,“常年这么熏,他的心跟嫌疑人‘贴’得越来越近”

北苑家园案打80分

线索:血迹形状和分布遗憾:一处判断失误

北苑家园杀人案结案后,一位办案民警说,该起案件如同一出双簧,左芷津从现场痕迹中推导出的作案过程,在嫌疑人口中一一得到验证

“只要不是左撇子,那么从血迹形状和分布,就能准确判断出受伤位置和受伤原因”,左芷津说,法医的最大追求,就是根据现场痕迹,准确回放嫌疑人作案的全过程一个犯罪现场,如同嫌疑人给法医布下的一道考题,直至嫌疑人落后,分数才会揭晓所以,每一次审讯,他都会很兴奋

他说,北苑家园杀人案,他只能得80分,百密终有一疏,他有一处判断失误:血迹处理,他原以为嫌疑人清洗后才离开现场,可实际情况是,他换上了死者的一件衣服

虽有遗憾,但是,左芷津说,他享受这种充满“诱惑”的过程

■对话

“每一具尸体都会对法医说话”

新京报:当法医是你儿时的理想吗

左芷津:我跟许多同龄人一样,先下乡、再返城,后高考,就这么一步步走过来了高中数理化都是在农村自学的,可文科课程没学,高考怕别的专业考不过,就选择了医学院大学毕业正赶上市公安局招聘法医,职业生涯就这么开始了跑了两年现场,发现知识很欠缺,就接着考研、考博人生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并不是向着预定轨迹发展

新京报:你经历过多少个命案现场,是否有统计那一个现场印象最深

左芷津:没计算过,应该是数不清了好多年前,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有一起案子,到现在都忘不了一家五口被杀,都是女的,奶奶、妈妈、三个女儿老奶奶已经七八十岁,最小的女儿还不到十岁,尸体都被放在了床上看着她们,就如同看到一个女人一生走过的路,儿童、少女、少妇、中年妇女、步入老年皮肤从弹指即破,到满是皱纹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都不可能不掉眼泪,都不可能不发誓找到罪犯

每一具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尸体,都在无声地对你说话,告诉你他的遇害过程这就是法医这个行业的魅力所在

新京报:在北京警察圈里,你有一个绰号是“北京的李昌钰”,你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左芷津:单就断案能力而言,北京有很多“李昌钰”,这是一句很负的话

我现在的位置是副总队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侦破手段比别人有多高明每个现场,都是嫌疑人在跟“法医”斗法,我们的职责就是“画”出他本人和作案过程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