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桐乡信息网 > 美食

残剑凌峰 第九十三章 焰匪之怒,危机再起

发布时间:2019-09-26 00:29:51

残剑凌峰 第九十三章 焰匪之怒,危机再起

看着焰炽天就这么被蓝色火焰炼成了虚无,凌傲天心中的震憾不小,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那那段密法之后,会有那样一段话了,这噬魂诀,确实过于毒辣。

“看来,以后可不能轻易施展噬魂诀了,要是因此而让大陆上的高手追杀,可就划不来了。”凌傲天喃喃自语。

进入梦神空间,是因为形势所迫,如今,焰炽天已死,凌傲天自然不会在梦神空间中久呆,心念略动,他的身体便从梦神空间中消失,再次回到了身体当中。

意识空间中的时间流逝,与现实不同,纵然在里面度过了千百年,在外面也只不过转瞬之间而已,若不是在意识空间里无法进行任何修炼,在世间恐怕就全是高手了。

在凌傲天重新掌控身体之时,焰炽天的长鞭正朝他卷了过来,只不过,现在焰炽天的思早已崩溃,长鞭上再也没了那股恐怖的力量而已。

凌傲天微微一伸手,抓住焰炽天击来的长鞭,轻轻一拉,焰炽天的尸体便轰然倒在地上。

最大的威胁已经解除,凌傲天把目光投向了绿胧,此刻,绿胧身上的绿色光芒越来越强,已将她的整个身体完全包裹在里边了。

“绿胧!”凌傲天朝绿胧冲了过去,手中的残剑朝着笼罩着绿胧的身体光芒击了过去。

当!

如同击在钢铁上面一般,一声清鸣响起,接着,从残剑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将凌傲天震得倒飞了出去。

看到凌傲天不顾一切地攻击着笼罩着自己的绿色光芒,绿胧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焦急之色,连连摆手,张嘴想要对凌傲天说些什么。:

一击之后,凌傲天也意识到那绿色光芒不简单,没有再轻举妄动。朝绿胧看去。

被绿光笼罩的绿胧不停地张嘴说着什么,双手不停地比划。

凌傲天仔细地看着绿胧的每一个动作和口型,颇费了一番功夫之后,才大概了解了绿胧的意思是她没事,让凌傲天不要轻举妄动。

确定绿胧确实没事后,凌傲天总算放下心来

残剑凌峰  第九十三章 焰匪之怒,危机再起

,开始静候再一旁,等待那道绿色光芒消散。

见凌傲天不再攻击绿色光芒之后,绿胧松了口气,开始盘腿坐了下来,举起双手,作出了一个奇异的手势。

随着绿胧的手势,那道绿色的光芒开始迅速地旋转起来,接着,那原本浓浓的绿色开始慢慢变淡。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围绕着绿胧的绿色光芒完全消散了,盘坐在地上的绿胧站了起来,朝凌傲天跑了过来。

“天哥哥,你没事吧?”凌傲天先前的情况可以说十分危急,绿胧一脱困,便关切地询问起来。

凌傲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把询问目光投向绿胧,显然,他对绿胧刚才的情况觉得奇怪。

“天哥哥,对不起,刚才没有帮上你的忙!”显然,绿胧还在为在凌傲天最为关键的时候自己不能出手相助而耿耿于怀。

“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了,我这不没事嘛,再说了,你又不是故意不帮忙的,只是发生了一点意外而已。”凌傲天微笑着安慰绿胧。

在凌傲天的安慰下,绿胧总算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不过,却依旧有些不满地说道:“这该死的禁锢,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在在这个时候法作,气死我了。”

禁锢?凌傲天愣了一下,随即关切地问道:“绿胧,你是什么时候中的禁锢,有没有危险?”

绿胧摇了摇头,说道:“没事的,天哥哥,这是当我当初被趋赶出龙族时被龙族族长种下的,主要作用是限制我发挥最强力量,平时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绿胧虽然如此说,但脸上的一丝愤怒却无法掩饰,凌傲天知道她没有完全说实话,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没有开口,但眼中的神情明显在告诉绿胧,如果不说实话,他是不会放弃的。

看到凌傲天的眼神,绿胧知道无法再隐瞒下去,只得说道:“天哥哥,这个禁锢真的没有什么危险,它也确实是禁止我运用极限力量,这次这个禁锢之所以会发作,应该与我当初动用了极限的速度有关。”

“真的就只是这样?”凌傲天感觉到绿胧并没有完全讲出实情。

看到凌傲天那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样子,绿胧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个禁锢一共就发作过两次,这次是第二次,第一次,是我突破神级的时候,正是因为这股禁锢力量的干扰,我才会突破失败的。”

凌傲天总算明白绿胧为什么在提起那个禁锢之时,眼神中会有一丝恨意了,毕竟,正是这个禁锢让她失去了一次突破的机会。

“绿胧,你放心,等找到极品火晶石,帮你恢复实力后,我一定会陪你一起,前往龙族祖地,为你讨个公道的。”凌傲天无比坚定地说道。

凌傲天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绿胧是感受得到的,听到凌傲天无比紧定的声音,她朝凌傲天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说道:“嗯,天哥哥,如果我们有了去龙族祖地的实力,就去龙族祖地找他们问个明白,不过,现在,我们恐怕要快点离开这里了,焰炽天在焰匪中的地位显然不低,如今,他死了,那些焰匪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

绿胧说得没错,就在焰炽天的灵魂完全消散的一瞬间,烈焰谷一处极为隐蔽的山谷之中,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

接着,数道身影从山谷各处疾驰而出,直奔山谷正中的一处建筑内。

“大哥!”

“大哥!”

……

数名男子立于一名四十余岁的男子跟前。

那名男子脸色阴沉地看向站在他身前的数名男子。

“老五,死了!”男子阴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五弟(五哥)死了?”数名男子同时惊呼起来。

数名男子中最为年轻,年约二十五六的男子大喊起来:“大哥,是谁杀了五哥,我去杀了他!”说着,他便打算往谷外冲去。

“老十!”另外一名男子拉住了那名欲冲出山谷的青年男子,“老五的仇,咱们得报,但是,还是先听听大哥说说情况,再作决定吧。”

随着这名男子的话,那名青年男子不甘地摆了一下手,甩开了拉住他的男子的手,把目光投向了那名四十余岁的男子。

其余的七名男子的目光也投向了焰匪老大,等他说出具体的情况。

“先前,出去狩猎的兄弟们回报,他们在与几个佣兵团战斗时,走掉了一男一女,老五让他们先行回来,自己去追那逃走的一男一女,可是,就在刚才,老五的魂玉突然碎裂了。”焰匪老大的声音无比阴沉。

“肯定是那一男一女害死了老五,大哥,你快施展锁魂诀,找到那一男一女,我们一定要杀了他,替老五报仇。”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大声说道。

“仇,自然得报!”焰匪老大沉声说道,“不过,据可靠线报说,各大佣兵团在近日,将会针对我焰门有所行动,所以,我得保存实力,对付那些佣兵团,暂时无法施展锁魂诀来探查对方的踪迹。”

“大哥,难道,我们就这样让杀死五哥的凶手逍遥法外吗?”最先开口的焰匪老十急了。

“哼!”焰匪老大冷哼了一声,“杀掉我焰门的人,还想一走了之,那是不可能的,虽然我暂时无法施展琐魂诀追踪那一男一女,但是,当日随老五狩猎的兄弟肯定有人看见过那一男一女的模样,我会让人画出他们画像,既然他们是朝着烈焰谷深处而去,有了他们的画像,他们是绝对逃不掉的。”

“好,大哥,画像画好后,你就让我去找那一男一女吧,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们,为五哥报仇。”焰匪老十急着请命。

焰匪老大看了焰匪老十一眼,没有说话。

半个小时后,一名焰匪捧着一张画着一男一女的画像走了进来。

焰匪老大接过画像,略微看了一眼,便把画像交给了其余几人。

另外八人依次传递着那幅画像。

很快,那幅画像便再次回到了焰匪老大的手中了。

“都记清他们的模样了吧?”焰匪老大问道。

“大哥,都记清了!”八人同时回答。

“好!”焰匪老大扫过众人,“老八,老九,老十,你们三人立即行动,前去找寻这一男一女,将他们千刀万剐!”

“是!”被焰匪老大点名的三人答应了一声,迅速转身,离开了山谷。

看着三人离去,那名提议让焰匪老大施展锁魂诀的男子有些担忧地看着三人的背影,有些担忧地说道:“大哥,让老八他们出动,恐怕有妥啊,对方既然杀得了老五,他的实力必然不弱,而他们三人中老十又极为冲动,要是不小心中了对主的奸计,被对方各个击破,可就不妙了。”

焰匪老大叹了口气,说道:“老二,我也知道不太妥,可是,各大佣兵团行动在即,我们还得备战,实在无法抽调更多人去搜寻那一男一女了,而且,他们当中,老九较为谨慎,有他的提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焰匪老二不再说话了,他也明白,如今对于他们来说,应付各大佣兵团的进攻,才是最为重要的。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挂号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挂号费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网上挂号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挂号费吗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挂号费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